+ 袁阔成先生追思会暨《半个甲
+ 《营口评书》2016年春节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
+ 家乡人民深切缅怀一代评书大
+ 剧作家卢苏宁剧本工作室挂牌
+ 市艺研中心举办《袁阔成评书
+ 用灵魂在坚守的音符
+ 市政协委员来市艺研中心进行
--- 文化广角 ---
浓 墨 重 彩 写 春 秋
[发布时间:2012-08-31 12:46:28 ][阅读次数:1654 次]

——读王立光散文集《留白》有感
 李秀文
     中国当代文学进入二十世纪,有从未有过的辉煌成绩,也有未曾遇到过的困境和迷惘。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是一个我们前辈作家不曾拥有过的社会形态。作为一个作家,当他随着历史发展的步履一同拥有新世纪的曙光时,他也就同时继承了这个世纪的希望和挑战,以及在此之前人类文明的所有文化遗产。
     王立光的散文集《留白》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近日发行。读其书,观其文,很受感动。文章总是一个人精神气质的外观。读王立光的文字,就如同他在工作中与我交往,在生活中交谈一样,用现在很流行的话说,有一种亲临其境的场感。这种场感,又使他的文字产生了一种亲切感和真实感。
    《留白》以往王立光的散文比较,在很多方面发生了变化。那是在书写的对象上有变化。以往多数散文是写作家内心情感为主要对象,这部散文集则是写历史、现实而引发起的感受为主要对象,这也是作家在写自我,对自我的认识上也是变化的,尽管在“自我”、“他我”、“小我”、“大我”有种种认识和讨论,但对于一位作家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都会有不同的认识和表现方式。散文无论从什么角度,一般来说都是在不同程度地表现着自我。当然,这又不能把“小我”与“大我”混同起来,不能看不到它们之间的差异和作用。如果将二者对立起来,都推向极端也是不可取的,对于散文的创作,有的是以自己个人生活的内心感受为对象去表现;有的则是以对生活、现实、历史的感受为对象去表现;有的是以平常的心态平视世界的感受为对象去表现……等等,散文的样式、风格是多样的,读者群体是多样的,社会上的需要也是多样的。作家作为个体的存在,处于时代、历史时期的不同,使用的表现方式不仅不同也是多样的。这些相互之间有着一定的影响,有继承也有反叛。我认为王立光的散文集《留白》是以平常的心平视世界,以对平凡人物平常事情的感受为对象表达自己的情感,是在平凡中酿造出动人的精品力作。
     这部著作的散文精神,植根于他熟悉的大地,是他生存成长的地方,就是这渤海岸上,辽南璀璨的明珠——营口。具有着不同不寻常的地方。这是平常的辽南大地,这里生存着平常的人,发生着平常的事。就在这里他面对历史,面对现实,面对生活,面对这里的人和事,面对着这里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面对着自我人生,表达着他的人生感悟。用散文述说他的生命体验。正是这块土地,是他灵魂栖息的地方。他的散文是充满灵性的心跳动的声音,似乎在回应大地的脉搏。这也是他在用心灵触摸大地的体温。比如那篇《回忆姥姥》中这样写道:“我们小的时候,爸妈工作很忙,又常下乡,根本顾不上家,就是姥姥照顾我们……。我找不到猪,一个人在雨中,心里直发毛,就站在山坡上哭。正好姥姥找来了,一下子抱起了我。”营口,这个多民族移民区域,它是当年的一座古城所在地,是这片大地的象征,也是这片土地的指代。这部散文集的散文,主要是从这片土地上拾起的明珠,是作家在这里的心灵感悟。在《父亲的思想汇报》这样写的:“父亲一辈子写下诸多文字,到头来,儿孙们能够找到做纪念的,仅仅只有一份给党组织的思想汇报手稿,一切都带走了……父亲的思想汇报,字迹工工整整,每页都有几处修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全篇没有一句豪言壮语和华丽的辞藻,是父亲的心籁之声。”作家没有去写父亲的艰辛、执着,而是由此引发作家对这里世世代代人的展现,层层抒发自己的内心感受。读了类似的散文,便有一种地域的风情意味和深厚的历史感,留下思索的空间。
     这部散文集里的散文多数是以轻松自如的笔调写出的,但也有的是属于凝重深沉的,具有使用意象 表达的特点,有着很强的现代性。《心中的红梅赞》以母亲“在聚精会神地听彭丽媛演唱的红梅赞,屏幕上的江姐身穿海蓝色长衫,披着桃红长围巾,大义凛然,那是母亲心中的仙女下凡。我悄悄地退下来。”等等,这些客观是散文的意象,它不仅托出作家内心的情感,也引出读者种种思索。这一类散文具有很强的现代特征。
     平常的语句,蕴含着不平常的诗意,这是高明之处。从平常生活中的人和事,推演出散文的高境界,更是高明之处。王立光这部散文集,其表达的语言,以轻松自如的情调,述说着和抒发着。不仅是散文的展开叙述是这样,大量散文的标题,也是用生活化、口语化的句子。比如“初读望儿山”、“读许德彬《艺天片羽》”、“故事的讲法与意义”、“辽河三十年”、“音乐的力量”等等,都是以生活中的话语为散文的题目,克服了现代散文的过分雕琢和修饰。在《辽河三十年》中他这样写的:“我在想,一座城市,与一本文学期刊,究竟有着怎样的内在渊薮?就像大辽河,静静地穿过滨城入大海,一本不起眼的《辽河》,自1978年至2008年,默默地陪伴这座城市整整三十年。”这段白描式的语句,看到这里是实写,却蕴含着一种使你往深里去想的意愿,这里有着牵引你去往深处想的引力,这种力量是潜藏在散文中的。
     这本散文集是通过读书,忆人,工作等内容阐述了作家自己的艺术特色。其一慧眼独具,善于发现生活中之美。作品乃主体与客体之交合,作品之美乃主体的玉心与客体的胜景之统一;有玉心才有慧眼,有慧眼才能寻见世事中美的隐含。王立光是土生土长的辽南人,成长在营口这片希望的热土上,立光出自对营口的至多热爱,才于这里寻见难以寻见之美好。其二清新亮丽,勃发着催人向上之生气。古代文学家刘勰说过:“意气骏爽,则文风清焉意为有充沛的情感和崇高的气质,文章的风力才能清越骏发。《留白》的许多篇章,语言清新明丽,气质勃发向上。其中涉及父爱的文章多达6篇之多。父爱是这本散文集的隐形主题,也是现实化和人格化的中国古典精神所在。其三,知识渊博,引经据典。援古以证今。引经据典,是指用自己的话构思为文之外,借用典故来喻难懂之意,或援引古语来印证当今所说之理。王立光为了抒情喻理,多处以史为镜,引经据典,指事为实、不饰虚言,合乎要义,而得其神理,使作品文情并茂,产生较强诸如《求仕》、《噬心》等。作者将注意力锁定在唐代诗人王维和清初文人黄宗羲的身上,通过分析他们的个案,揭示出古代士子们的人生,给人们带来新的启迪。
      我想,王立光目前的散文成就已经达到了当代散文的一定高度,但并未抢占到一个举世瞩目的制高点。这部散文集里个别篇章还略显直白,希望他在散文创作的这片绿茵茵的文化大操场上踢出令人神往的好球,达到经典的一脚,达到一个新的制高点,为可爱的家乡——营口,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辽宁省文化厅 营口政务网 辽宁省图书馆 营口之窗 营口企业之窗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辽宁省文化厅 营口政务网  
主办单位:营口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 辽ICP备12005314号 地址:辽宁省营口市站前区渤海大街西13号 电话:0417-2835449
版权发布: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