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阔成先生追思会暨《半个甲
+ 《营口评书》2016年春节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
+ 家乡人民深切缅怀一代评书大
+ 剧作家卢苏宁剧本工作室挂牌
+ 市艺研中心举办《袁阔成评书
+ 用灵魂在坚守的音符
+ 市政协委员来市艺研中心进行
--- 其他 ---
静水深流 鳗游浅底—访著名导演刘春明
[发布时间:2013-07-23 09:22:54 ][阅读次数:1350 次]

静水深流   鳗游浅底
            ——访著名导演刘春明
                                                                 
                                         韩人赤
                                             
                                            一、
    
     近日,笔者挂通了辽宁老艺术家协会理事、我市著名戏曲导演刘春明家的电话,这是我同春明打交道20几年后的第一次造访。室内面积不大,但墨香飘来,笔功满目,效颜体、仿魏碑,把南屋阳光下颇具个性的大写字台,映照得  恰如一间活脱脱的导演办公室。
    “其实我做得未必完美,但我追求过。”这是他大半生以来的两句口头禅:“我当然追求完美,无论怎样付出都值得!”
     他是营口西街上一个典型穷孩子出身的美轮美奂追梦人。1939年出生,警示他一生的生死标记,是在1948年挨饿且“虎力拉”肆虐的夏天,他已经三天两夜水米未进,如电影中的蒙太奇那样突兀闪现,是共产党、人民子弟兵救了他全家。否则的话,这一家一老七小该怎么活呀?!弟兄七个他是老么,4岁时父亲便撒手人寰,孤儿寡母一家子,只靠妈妈给一个买卖家刷人参维特生计。“旺收不如偏得,”哥几个中他的学历最高初中毕业。考上初中通知书下来那天,他跪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响头,一是向老家蓬莱的方向,二是向父亲已走远了的西南方向。
     笔者也是在西街长大,少年时对体育尤感兴趣。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就知道了新民小学有“四王”是篮球高手,第一“王牌”就是后来进入辽宁省二队的“装篮王”王育中,另三位则是亲兄弟三人的王忠义、王忠理、王忠智;另一个“五人帮”之一,那就是前进小学的刘春明了。不过“篮球尖子”刘春明,怎么也无法同后来营口唯一一位话剧导演刘春明联系在一起,因为即使同一个学校或单位,重名的比比皆是啊!正是那个“篮球小子”刘春明,在考入第四中学后,竟然在代表营口市参加全省中学生田径比赛中,以11秒2的成绩平了辽宁省中学百米短跑记录,打破了营口市一直由孙焕璞、路吉庆保持了二年的11秒6记录,第一次为家乡争得了荣誉。
     那个年代,“九年义务教育”还在决策者的头脑中酝酿,没有普及和定位,小学毕业能考上初中者已算步入优秀学子行列。他同“装篮王”(即后来称谓的“灌篮”)王育中先后考入刚刚成立不久的市第四中学。1958年7月,初中毕业的刘春明赶上了个好机会,考入集体从部队转业的营口市文工团。时值大跃进的锣鼓惊天动地,现在回忆起来,它远不单单是国人亢奋的改天换地情绪,也恰好成为后来成才者得送别礼仪和命运转换的庄严彩排。
     ……4岁时,朦胧中知道了爸爸离全家人而去;这个最小的儿子,当然“一天天长大”的难熬滋味更深,亲手抹去妈妈泪水的机会也比六个哥哥多得多!今天真的要登上给观众演戏的正八经儿大舞台了,妈妈经年累月给买卖家用小刷子仔仔细细刷人参的动作,成为激励他一生“争一流,求完美”的叮嘱重影和无声动力。渐渐地,他自觉不自觉从心底点滴连接上了“干好事业就是在行孝,报国既是保母”的冗长链条。
                                          二、
 
     还不太懂事时,在妈妈怀里习惯同妈妈脸对脸擦眼泪的小春明,后来也不时琢磨过,他渐渐长大后,几乎再也没有看到过妈妈掉过眼泪,直到1970年辞世。是痛苦的自控,还是对生活有奔头了的满足?总之,日积月累,年年岁岁,坚强、忍耐与等待,这是我们祖先一代代留下来的瑰宝,是妈妈留给几个儿子最宝贵的财富。不是吗,当年的亲友曾多次劝说妈妈“再走一家借助点力量吧,为了孩子!”妈妈苦笑着一口回绝的表情依然清晰如昨。
     在自觉不自觉中,这个初登家乡话剧舞台了的小伙子,开打出了“要强”的第一炮!从1959年夏季开始,刚刚在营口撂下行李挑不久的市文工团(后改为话剧团),紧急筹排向国庆十周年献礼话剧《东进序曲》;新剧团,新题材,又是在刚刚建成不久的人民艺术剧场首演、连演;学校、工矿企业、机关团体等包场不迭,他首场扮演陈秉光(陈毅原型)警卫员,第二场便被调整为扮演担纲策反工作的林毅,这是导演很敏锐的临场调整,这在当时的话剧舞台上市很少见的。从此,他的要强心一发而不可收,是否兼含着各行各业“大跃进”的“比”劲策马一鞭刺激,我们不得而知;我想,母亲要强的“内功传递”才是最可宝贵的啊!
     《东进序曲》一炮打响,刘春明的扮相,完铸成了他一生从艺之路上的第一根奋实路桩。
      还没演戏时,只是想登台演戏蛮刺激、够过“瘾”的;一旦登台,才能渐渐体会出“下得功夫,才能过得关来”的全过程。台上点滴由“假”逼真,台下努力一次次演练着平翘舌和“四声”(上、去、阴平、阳平);化妆室里,有他“独占”着的两个小抽匣,里面放着卷了页得两本新书《千里跃进,逐入中原》、《悲壮的历程》……看来他之所以在《东进序曲》中演得一场比一场漂亮,殊不知在大舞台的背后,这位和平时期普通年青人的心态,已经怒吼着跑向了战火纷飞的苏北新四军总部和红西路军艰难行进的祁连山脉……在后来三年多的十几部戏中,他扮演的角色,大多已成为家乡父老心目中很有个性的戏份。
     不是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吗?”是的。再通畅的历史跑道上,也有“进一步,退两步”的时候。随着“大跃进”带来的疲惫尾声,在1962年党中央发出“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新国策号召下,文艺界也闻风而动。位居鞍山与大连(旅大)之间的营口话剧团被砍掉,人员做了全新重组,团中较有实力的两名年轻演员被上调至辽宁人民艺术剧院(刘春明包括在其中)。可想而知,从朝夕长伴着得东西一条街,一跃而到了省城大都市沈阳,舞台上的视野比例,大概也同乡土间的比例之差区别无几吧!春明到了一个扮相大世界,他最初忐忑得很,真的有一点不敢舒展本已表演自如了的基本功动作;再加上可天天领教话剧大师王秋颖、李默然的朗诵、表演功夫,好一个别开洞天,让人闭目听来也震撼不已!于是他再没有了别的选择,只能躬下身来,再付出比在营口更大得多的毅力,苦下软硬功夫。
      踏踏实实排戏、演戏,他那种既无拘束又虚心勤学的“憨”劲,被认为是很独有的“无声妄强”之功,换回了老、中、青同事们的好评和认账。他是1962年9月调入“辽艺”的,不久便爽爽快快登台,与李默然、王秋颖等老艺术家同台演出话剧《故乡》、《日出》、《雷雨》、《霓虹灯下的哨兵》、《豹子湾战斗》等,并参加了电影《兵临城下》的拍摄工作。几十年后,在全省老艺术家协会每年一度的年会上,老院长李默然几乎将一句开场白挂在了嘴边:“营口的春明来了没有?”有人对此“小事一桩”评价说:这就是一个人脚印的深度和他所留下的岁月“恋情”。
      是啊,省城的大舞台,仿佛很快演变成了一座大熔炉,他心甘情愿地一头“扎”了进去。后来,他几乎走遍了全国,20几部戏纷至沓来,他从心灵到演技,一次次接受者“戏”的洗礼!直到去北京排演《霓虹灯下的哨兵》,他领受到的感知和煄染也达到了高潮。
      突兀间,历史又爆发了一次“进一步,退两步”的极其野蛮大动作——“文化大革命”的飓风袭来!后来的结局,深刻验证了这荒唐的十年,何止是“进一步,退两步”?!涉及到每一个个体,任凭你是一条多么气血方刚、铮铮要强的汉子,也只能是哀之无奈、无所是从了!
      沈阳“五七战士”的遗散去问,是当时满溢盐碱地咸味的“南大荒”盘锦地区;“五七”大军中原职务最高者是“猪官”宋任穷。“解放”车上遍插红旗,一辆挨着一辆;“辽艺”一位同事的一首打油诗,记下了当年枕戈以待且又迷茫,“乐观”着的气势:“丁玲久居北大荒,我去‘南大’又何妨!油架高耸观河海,荒原乞盼稻菽香。”干校一呆就是四个年头,专职演员们被时代“嫁接”到了让人莫名其妙的一个个枝蔓上。我们的主人公被定位在“外调人员”职责内,那时的人们都熟识得很,这是一个深受领导信任的岗位,同他的“根红苗正”有绝对的关系。他依然是风风火火、动如脱兔,从不脱泥带水。但一旦静下心来,他心中的最爱一直放不下啊!他时常默默琢磨起大师茗佐临那高人一筹的艺术观点:“演戏不能只看重布景,特别是话剧表演,台词的关键是人性和情感。”(属布莱希特派)晚上睡不着时,或者在“外调”的闲暇,他走火入魔般会重现出王秋颖老师的那一处最闪亮的戏份:“……跳楼得了!”话音还未落,手中夹着的那枝香烟打弯了的烟灰几乎同时落于台上……“戏”的功能此时一下子骤变成了艺术与生命功能的自然吻合,真的让人佩服得落泪!
     十几年后,他才深深品味到了“坚持数年,必有好处”的心里积淀。也就是说,“没有思维的积攒,就绝不会出现表扬功夫上的升华。”
1973年,“辽艺”被分解为省话剧团,他有机会留在了营口。
                       
                                         三、
 
     “把失去的时间再夺回来!”“还我青春!”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华夏大地共鸣着的似雷吼声!但磨难给予要强者得回馈也未必都随飓风而去,尽管苦涩多多。譬如,他比实际年龄早熟了。他懂得了失去元帅服得彭德怀,不还是还原于叱咤风云中“唯我彭大将军”的历史尊严了吗?!《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还应延长它的庄严与价值;人们反思着,被高压猛击下去几十载的沈从文,宁愿返乡吸“氧”也不赖在京城高就的赵树理,同曾几何时红得发紫了的“谢镗忠、王力、关锋、戚本禹、穆欣、姚文元”,到头来都必然回归到了各自“名人”位置上去了。黑暗永远都在映衬着光明,在向光明进取的路上,还须要强和披荆斩棘。
     新的人生幕布又重新拉开。
     从1973年8月,他从省“五七”干校调回营口市话剧团(歌舞团),曾先后主演了《边疆新苗》、《占领颂》、《特别代号》、《神秘的古城》、《少帅传奇》等等。他仍然要迎受历史与政治局限的最后五个冬夏的洗礼。
     1978年,冰雪真的渐开了的季节,他开始充任营口话剧舞台上等一位土生土长的科班导演,接踵执导话剧《第二次握手》、《最后一幕》和歌剧《江姐》等10几部戏。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幸运地合拍于举国改革开放的前奏曲。
1983年,成立全市文化艺术辅导中心,他出任副主任兼编导。五年中,条件所限,他和有关同志自筹资金搞了三出很有影响的戏:《繁荣使者》、《祸》、《雷锋精神在我们心中》(专为学校编排)。1988年,辅导中心合并到市群众艺术馆;从这时起,全市文化界老、中、青同仁们共睦了一个新发现,刘春明年龄长一岁,精力大一轮!他是在用亲历亲为、默默实践、深水静流且又风助火焰般地区“夺回失去了时间。”这时他的职务是业务副馆长,与同龄人、也是副馆长的孙镇远,被圈内人称谓是“文武搭配,累也不累”的践行人、好榜样。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这位“导演”全面人的本事才真的渐展开来,跑龙套从不计较,定剧本手到擒来;策划又导戏,时而合一,时而单挑。1993年7月,由他做为总策划,市文化局、营口电视台联合承办首届“十佳营口小姐模特大奖赛”开锣,这是一场顶着民俗不情愿接受的股股“杂音”风而定位的。历时三个月,汗水和新观念换来了理解和“非误判”,将这一场有独特韵味的挑战大戏记在了营口民俗史、文化史的档案之中。从此,营川故里——浪漫与现实一起挽手,同步而行。
     1995年10月,“一文一武”两个业务副馆长挂帅,与营口有线电视台联合组建了少儿广播艺术团,这是营口有史以来第一个少儿艺术表演团体,为培养文艺新秀搭稳了阶梯。该团于1996、1997、1998年连续三年,在“春明老爹”策划下演出“少儿艺术春节联欢会”。
     1990年12月,在辽宁省群众话剧小品电视大奖赛中,他创作、导演的小品《非刮不可》获三等奖;
     1991、1993年,在辽宁省第二、三届农村小戏调演中,小评剧《老马家招工》、拉场戏《躲灾》荣获导演二等奖;
     1994年9月,在辽宁省群众文艺“普兰店杯”话剧小品大赛中,小品《心愿》获创作、导演一等奖;
     1994年12月,小品《心愿》在“94重钢杯”全国业余小品创作百优大赛中荣获“入围”奖,并在中央文化部第三届“群星奖”评选中获优秀编导奖;
1995年10月,在辽宁省第三届文化艺术节(群文)“歌舞小品专场”演出中荣获编剧一等奖,导演二等奖。
 
                                           四、
 
     静水深流,鳗翔浅底。他是一尾鱼,半个多世纪的角色与作品,又何尝不是一片片亮晶晶的鳞!既似鹰击长空,又如同沃野上的耕牛。应该说,他亦像一辆已驶入高速路上,必须要时刻自醒着得机动车驾驶员。诚然是赶上了个好时代,但一定要铭记着在戏剧小舞台,人生大舞台和祖国大欢乐的宏观氛围中,认真把握好前行时速与调整方向的间距和行程。近些年来,好令人遗憾!严峻的现实,在老艺术家,青年从艺者面前,提出了严酷的事业与利益抉择之辩。唱歌的同唱戏的、搞民间艺术的相比,受欢迎程度渐行渐远。是坚持还是改弦更张?是执着如故还是让“皮球”泄气?我们的主人公用一如既往的行动,做出了爽快而多韧性的回答:“信念不改,我的心中还是那一团火!”是啊,人生往往是特别需要用行动表态的,比较起来语言是“苍白”的底色!更何况我们身居历史上的重大转型期,身前脑后那么多的一宗宗强势诱惑……不是么,四十五岁以下的北京人,均是伴随着李谷一、宋祖英、戴玉强、谭晶等那么多“众星捧月”明星的歌手长大的,他们对甚至还健在的欧阳上尊、郑榕、蓝天野。这一代“话剧王”们越来越陌生;大上海的闹市、里弄中,人们在大谈姚明、王励勤、刘翔时,绝大数人没有兴趣再去关注熊佛西、黄佐临、舒绣文等的星“光”强度还残剥下几多;家乡辽宁呢?更是笑声来了个大翻转!并非“快餐店”掌勺人的李默然、王秋颖之艺术人生,我们好意思将其束之高阁了事了吗……
     我们的这尾“鱼”该是个特例,任你花开哪一枝,我仍痴心跃龙门!属兔,七十有四;他时常爱张扬的一句话是:“年龄,做为心里有数就行了。信念不倒,人生怎么能会变老!”这位最能精确丈量出营口市西部“罗锅桥”、“得胜桥”同辽河特大桥之间长、宽度比例的戏剧导演,退休13年来,被周围人公认为是“比没退休时,还精神抖擞”的“老爹”,“他怎么就能潜存那么多的青春活力呢?!”他被特聘回歌舞团10余年间,全市每每大型活动(包括母亲节大型演出)仍是他在主打。
     2007年6月,在辽宁省中小学“和谐校园,快乐成长”优秀校园短剧评选活动中,获得优秀指导教师奖;2009年5月,他创作的小戏《难忘升旗日》被评为营口市第二届辽河湾文学艺术作品奖。……
     在刚刚退休的最初日子里,他曾做过一次“文化该如何踏实有力走向市场,而达到以文养文目的”的认真尝试,他牵头成立“营口市蒲公英艺术学校。”了解他性格与魄力的同仁故旧纷纷发来贺电贺信,其中方青卓的贺信读来可谓是师生情笃、旧絮汨汨:“……我是东北人,19岁考入营口市文工团,这里是我艺术的摇篮。在此,我忘不了刘春明老师对我的培养与指教,这为我今天的影视表演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谁都懂得这个道理,万里长城再长,它是由第一块砖开始。得知刘老师办学的喜讯,我很感动。对老师我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愿协助春明老师,发现人才,为培养青年一代贡献我的力量。”
     哦,返乡的路,还是那条离乡的路。刘导的眼睛略量湿润,他仿佛又回到了那筹拍《东进序曲》、《日出》的日日夜夜……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辽宁省文化厅 营口政务网 辽宁省图书馆 营口之窗 营口企业之窗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辽宁省文化厅 营口政务网  
主办单位:营口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 辽ICP备12005314号 地址:辽宁省营口市站前区渤海大街西13号 电话:0417-2835449
版权发布: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