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阔成先生追思会暨《半个甲
+ 《营口评书》2016年春节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
+ 家乡人民深切缅怀一代评书大
+ 剧作家卢苏宁剧本工作室挂牌
+ 市艺研中心举办《袁阔成评书
+ 用灵魂在坚守的音符
+ 市政协委员来市艺研中心进行
--- 文化广角 ---
专学问事 做自在人——序《孙镇远文化论文集》雁翎
[发布时间:2013-03-26 13:24:35 ][阅读次数:1401 次]

               
                 专学问事  做自在人
                                 ——序《孙镇远文化论文集》
                                                   
雁 翎
     
     已经记不清与孙镇远相识是在哪年哪月了,反正是好长好长时间了。至于怎样相识的自不必说,文人与文人的交往自然是从文字结缘的。以文会友,友从道来。
      我1962年5月,被廖策风先生(原营口高中校长,后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从辽宁大学要到营口高中执教,业余时间常给《营口日报》写稿,发表些诗歌、文艺杂谈之类的小文章,久而久之,便从“辽河湾”副刊上记住了一些业余作者的名字,这其中就有孙镇远。
     他写小说、散文、诗歌、文艺评论,还写剧本、曲艺作品,同所有初上文坛的人一样,连踢带打,十八般武艺全用上。
     只知道他的工作单位是市内一个有名的大厂子——锻压机床厂,至于身居何位,做什么工作,却不甚了了。那时,没有什么聚会,人也很少走动,更何况我在学校教书,又初来乍到,便只识其文,不知其人。
     锻压厂有一拨青年人,热爱文艺创作,除孙镇远之外,还有李华南、赵中久、肖士庆、高益民等,后来都成为营口市响当当的人物。厂里还有一个很有名气的业余文艺宣传队,经常演出的一些自编自创节目,就都出自这些人之手——这些,都是我到文化局工作之后才知道的。
     正是这个业余文艺宣传队给了我和孙镇远见面的机会。
     上个世纪70年代,孙镇远写了两个剧本由厂文艺宣传队带到市业余文艺汇演大会上演出。作为剧本作者孙镇远被邀请参加评论会议。我当时在文化局文艺科工作,毫无疑问要置身其中参加评论,为会议服务。就这样从“文见”到“面见”,我们之间日益深厚的友谊就从这时无言的开始了。
     最初的印象是质朴,质朴——如乡人;淳厚,淳厚——如土地;过往中偶尔交流两句,他言语不多,常以微微一笑做为回应。会议上的发言却声若洪钟,响震会场,三言两语,点击要害,且能口从心出,直抒胸臆。那时,“文革”遗风尚烈,假话、大话、空话、套话依然伤害着人们的语言表达功能,孙镇远却能心思独运,不轻言,重思索,心有定律。
除了每年的文艺汇演,还有一个机缘。市文化局、文联经常举办创作学习班、大型文学讲座,我们便因此能够经常在一起共同切磋作品,讨论文艺创作问题,他给我留下的这种印象也就愈益深刻。
     1981年,孙镇远调入市群众艺术馆,主编《营口群众文艺》,我也早已离开文化局到文联《辽河》杂志社当编辑,工作性质相同,随着业务往来的频繁个人交往也变得密切起来,每逢春节,我们相互到家里拜年,直至退休之后年届古稀之时他还坚守着这一礼俗,春节依然来家拜年。我说,咱们都是爷爷辈儿的人了,换一种方式吧,打个电话就行了。说心里话,孙镇远忠厚仁爱、重情重义的传统美德让我感动。
     难怪朋友见面一提起孙镇远时总是“好人”不离口,“好人”是大家对孙镇远的共识。
     “好人”的内涵极其丰富,表现在各个方面。从作家角度我感受最深的一点是“专学问事,做自在人”,这八个字大体可以概括他的事业选择、理想追求,和他的高尚品格、精神境界。
     如果说,孙镇远是背着自己的文艺作品走进艺术馆这个大门的,那么,他从艺术馆这个大门走向全国靠的则是自己的理论建树。
     “理论建树”就是他的“学问事”。把全部精力投放到群众文化的理论研究上,立志做这一领域的专门家就是他“专”的志向。
      人只要树立了目标把精力专注在一件事情上就会出现奇迹。1986年,他的学术论文《民俗节日与群众文化活动》发表在吉林省《群众文化研究》第五期上,引起省内外学术界关注。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他长期读书学习积累的学问和实践经验,化作一篇篇学术论文出现在各地刊物上。
     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他与宫锡钧关于举办“望儿山母亲节”的创意被市政府采纳并且付诸实施。我作为筹委会委员之一参加了在熊岳镇召开的第一届“望儿山母亲节”筹备会议,聆听到孙镇远对母亲节创意构想的详尽阐释,感佩于他作为文化工作者的世界眼光和时代责任,大家兴致盎然,情绪饱满投入到热烈的讨论、论证以及对具体实施方案、日程安排的制定中。很快,孙镇远深思熟虑多年的这一创造性构想化为了望儿山下拜母、敬母、祭母的宏大场面和动人情景。从此,营口的民俗节日又掀开新的一页,“望儿山母亲节”成为全民的盛大庆典,成为中华民族慈孝文化的符号,营口对外交流的闪亮名片。
孙镇远对营口市精神文明建设和文化传承做出了重要贡献,功不可没,受到省政府奖励。随着“望儿山母亲节”被确立为法定节日,孙镇远的名字也载入了史册。
     孙镇远是“望儿山母亲节”的倡导者、创始人。
     孙镇远的文化论文烛照现实,融入个人经验体会,力求在环球大背景下思考中国当下文化建设问题,具有理论性、实践性、针对性,受到重视。
     1991年至2003年的12年间,他六次登上国家高层文化论坛,以文会友,结识名家,进行学术交流。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活跃了思想,个人素质与理论水平都得到极大提升。
     通过长期深刻的探索实践,孙镇远以“攻书不怕难,攻城不怕坚”的锐意进取精神和科学、严谨、务实的治学态度,在文化理论的研究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他的文化论文在国内产生广泛影响,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他也因此完成了自己从业余作者、文学编辑、文化干部到文化学者、民俗专家的蜕变。
     《孙镇远文化论文集》是孙镇远科研成果和艺术成就的集中展现,是他几十年创造性劳动的心血结晶。印着他向着自己的目标奋然前行的扎实足迹,也弥漫着他默然耕耘的犁尖烟雨。披阅给我们的决不仅仅是几十万的书面文字,更有立在文字背后的一个“自在人”的美好形象。
     “自在人”是人格建设的一个高标,是人生的一个高境界。
      只有挣脱名缰利锁,不受物质金钱、权力地位、美色虚荣诱惑的人才能达到这一境界。
     “自在人”是自甘淡泊,无私奉献的人。
     “自在人”是不求闻达,无意显赫,甘居幕后,默默无闻的人。
     “自在人”是甘于寂寞,忍受孤独、失落乃至困顿危厄的人。
     “自在人”是心系一点,执着于事业理想追求,神能守舍,心无旁骛的人。
     “自在人”是以爱好为引擎,不受利益驱动的人。
      人之弊,在于总往自己脖子上套“套”。名啊,利啊,金钱啊,物质啊,地位啊,权力啊,一个一个的“套”把自己套的喘不过气来。孙镇远的“自在”恰恰在于能把这些“套”一个一个拆开摘掉,扔得远远的。他获得了轻松、自由,成为名副其实的“自在人”。
      孙镇远一生从事文化工作,以艺术创作和学术研究为自己艺术人生的两大支点,于官不攀,于钱不贪,不图名,不图利,价值取向在于以自己的艺术创造为社会奉献精品,为祖国的文化宝库增光添彩。
      他在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上取得了巨大成绩,我却从未听他提起过,也没听别人讲过,因为,他做事不是做给人看的,不是做给人说的,他从不彰显自己,更不会“自我推销”。
      深水不波,高山无语;桃李无言,下自成蹊。
      孙镇远是营口文化界的“一支笔”,是支撑群众文化大厦的一根顶梁柱,是年轻的文化工作者的依靠。
      直到退休,他还在为群众艺术馆效力,人未歇,笔未停,编“馆志”,写材料,处理文案,抓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等,事无巨细。凡是领导交办的事,同事求办的事没有二话,也从不打折扣,他的认真负责和有求必应使他的才华智慧得到了更加充分有效的发挥。
      孙镇远以其高质量的工作和高洁无染的人品受到领导器重、群众拥戴。
与镇远相识相知近40年,一晃都进老境,相见苦少,借他大著出版之机,匆草拙文,一则与老友叙旧,二则聊表欣喜之情。
      行文当止之时,恕我援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秘书长、诗人马凯的一首词《山坡羊·自在人》作为本文的结束语,以赠诸君:
      胸中有海,眼底无碍,呼吸宇宙通天脉。伴春来,润花开,只为山河添新彩。试问安能常自在?名,也身外;利,也身外。
 
 
                                              2012年12月9日  半月书屋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辽宁省文化厅 营口政务网 辽宁省图书馆 营口之窗 营口企业之窗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辽宁省文化厅 营口政务网  
主办单位:营口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 辽ICP备12005314号 地址:辽宁省营口市站前区渤海大街西13号 电话:0417-2835449
版权发布: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